Timegg

把手上的东西放进时光蛋里。

《宵山万华镜》

《《宵山万华镜》》

《宵山万华镜》属于森见登美彦作品风格主分支中的一种,一种有些怪诞、略有恐怖元素但依然是充满趣味的故事。真的是森见的每一部作品都好像遵循“有趣即是正义”这样的“格言”。森见的作品也肯定少不了“冒傻气”的故事,其中的一个短篇就写了一出荒唐的“大戏”。依然是熟悉的无厘头动机、迷惑的过程和意料之外的结果。

宵山这本书是以六篇短片呈现的,虽然每一个短篇之间故事并不直接连贯,但是其中有非常多的细节相互穿插着,甚至阅读到最后,六个短篇拼凑起来了一个完整的宵山之夜,故事串联起来,看似无关的人与人也都串联起来,这种有似解密的过程使得阅读的过程非常的爽快。个人感觉这个方法是森见非常擅长的,在很多其他的作品中都有很好的体现,只是在这个作品中体现的并没有那么明显。

宵山这本书依然是非常浓厚的京都味道。祗园祭、金鱼、风铃、红灯笼、万华镜等等都有着京都祭典的味道。中间的一系列故事又是都围绕着祭典进行,此时的京都仿佛就是一整个世界一样,祭典绵延无尽。

既然是森见怪诞系的作品,那么故事中肯定少不了一些奇怪,或者说是诡异的故事。比如”我”的妹妹差些被五个小女孩“带走”,直到我及时地抱住他,拉着她下来,才没有被带到“天上”去,而那长得一摸一样的五个女孩径直飞向天空消失了;也有宵山这一天对于一些人无穷无尽地重复,这些人在怪异的行为之后离去;宵山大人到底是谁,或者说到底是什么……这些内容都非常生动,并且有趣。当初读到这些内容时,我就回想到有的人曾经说过的:“森见的这类作品,适合在安静的夏夜打着手电筒、背靠在房屋一角,静静的阅读。”这种感觉与气氛是的普通的日式恐怖难以创造的。

总之,宵山这本书是在森见作品集中我非常喜欢的一本,森见描写的这种怪诞的感觉让我阅读完之后很久都没有忘记。同时,和宵山同为这一系的作品《夜行》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我将在之后介绍这个作品。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也找到了一些有趣的句子,同样摘录在这里。

《宵山万华镜》

乙川喜欢骗人,而我从前就是他的绝佳目标。每次回想起来,我都疑惑为什么自己相信那种话呢?但因为他煞有介事地大吹法螺,我有比别人单纯一倍,一个不小心就相信他了。乙川常说:“是该怪骗人的我,还是该怪被骗的你?”

“你高兴就好……不过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问得好。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

看乙川笑得开心,我心想“这家伙真怪”,同时也在想“这家伙这有意思”。

乙川在这里算是一位“整活”王了,极其强的行动力配合上各种无厘头的夸张点子,让这个人有着非常有趣的魅力。乙川就属于我羡慕的人中的一种,他做了非常多有趣但是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但是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有意思。同时这样的人也能不断地吸引周边的人,最后大家一起被卷入无厘头的各种事情中,我认为有趣的生活就是这样延续下去的,始终追求意义会让生活变得辛苦。

他不认为有吹嘘自我存在的必要,只要能随心所欲就好。给人一种“怡然自得”的感觉。每次和他聊天,我都觉得好像起了阵阵微风,一股从他头顶上开的天窗吹进来的风。于是,缠绕在自己身边的那些烦人的事像热气球一样飘起来,咻得一下子吹到高高的天上去了。

这句话是乙川反向描述一位友人的,与乙川简直是对立的存在。所谓的佛系或许就是这样的存在。其中的这一段描写非常有趣:“每次和他聊天,我都觉得好像起了阵阵微风。”真是精彩的描述,单单是读着,就有种烦恼被吹走的感觉。

他经常会这么说:

“我这人很任性,但我会承受自己的任性带来的折磨。自己做的事自己担——只不过,我就是要比别人多抱怨一倍。”

这句话依然是乙川的经典名言,我也非常想成为这样的人,或许我会每天找朋友抱怨一大堆。

“这是短期社团,只到夏天。奈良县友会有个学长叫乙川,是他托我的。乙川学长在旧杂货店工作,以前我帮过他一点忙。那时候我一直做一些没有用的事,给学长添了好多麻烦,所以在有这次的工作。”

“慢着,为什么你给他添麻烦,他还找你?”

“这世界上并不是有用的才叫做才能。”

“这世界上并不是有用的才叫做才能。”就在几天前,我想到一个事情:什么样的东西可以称为是一个特长?或者说,什么样的程度,对于一个人来说可以称之为一个特长?我引以为傲的绘画(或许并不引以为傲),在画师眼中都是各处残缺的半成品,那么绘画对我来说能不能称得上是一个特长?如果我不仅会制作视频,而且会创作音乐,那么这样初级的绘画技术,还能不能说出来成为一个特长?不过这些实际上都是无所谓的,特长不特长,或许就是与有用与否有一定的联系。当我喜欢这件事,不论它有用没有用,在我这里,或许可以自豪地称之为我的一种才能。

“为什么要这么做?”岬老师问。

“纯粹是乙川学长兴之所致想要这么做,所以没有意义。而意义便在于没有意义。既然没有意义,想做什么都可以。一切费用由乙川学长负责。对方没来过祇园祭,而且据说是个心地善良的傻蛋,一定很好玩!”

既然没有意义,那么做什么都可以。不愧是乙川学长。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小长井才知道:到头来,只有在那段剧团时代,自己的每一天才是最有冲劲的。山田川给他的非人课题,对他而言是必须的。而他获得解放之后,每天懒散度日、无所作为,也没有丝毫干劲。他一直叫自己相信这是因为自己现在燃烧殆尽,总有一天会东山再起,但事实并非如此。

这是个非常真实的情况,高中“非人”般的生活(但是对我来说不甚)给我带来的精神力量如今完全不能重复,所谓的“巅峰体验”也早早不再生效。单纯回顾过去的一段时间,我还能觉得生活有所动力,有所成就。但是相比着“燃烧时候的日子”,我倒在懒散度日之后就再也没有东山再起。有时候还是要逼迫自己一把,或者说是接受现实情况的逼迫,这样的自己,在生活中并不常见。

“有件事我可以告诉您。”乙川拿着水晶球透着町屋的灯光说:“据说这是世界外侧的球,今晚的我们,就在透过这个球被观望的世界里。”

到了这个部分,不少内容都被揭示出来了。在阅读森见的作品中,我一般不追求理解这个作品想传达什么,有什么对现实有指导意义的寓意。因为我认为森见的作品并不是让你在其中找出线索,理解作者深藏在其中、宝藏般的意义的故事。单纯是这样有趣的故事就已经非常的足够了。所以,对水晶球的理解,我选择把它停留在:有些人不愿向前,一直停留在了宵山的那一天,而无尽重复的宵山,就是水晶球中的世界,其中的人透过水晶球观望外侧,外边的人或许也可以看到里侧。

她歪着头问:“等宵山过了,宵山大人要做什么?”

“宵山是不会结束的。”

“会啊,就只有今天而已。”

“我们是不会离开宵山的。昨天也是宵山,明天也是宵山,后天也是宵山。一直都是宵山。我们一直都在这里。”

“你说‘我们’……还有别的宵山大人吗?”

“所有的人是一个人,一个人是所有的人。”宵山大人露出微笑。“你也是。”

“我才不是。”

“你也是宵山大人啊,因为你在这里。”

所有的人是一个人,一个人是所有的人。你也是,宵山大人。

后记

早在半年前,我就已经开始动笔这篇文章,但是后来因为各种事情被推迟,现在要重新写回当时想要的感觉是一个挺困难的事情,不仅仅是对故事中一些细节的遗忘,还有当时完成阅读后即时的感触都已经慢慢模糊了。这些原因导致我这篇文章更像是写给没有读过这本书人,以作为推荐使用。而不是与已经阅读过的人交流观点。不过这也不影响这篇文章存在的意义,如果什么有趣的观点,欢迎提出来。

  1. AffiliateLabz说道:

    Great content! Super high-quality! Keep it up!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