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见登美彦作品《神圣懒汉的冒险》

森见的《神圣懒汉的冒险》发布于 2013 年,是他作品中较晚的一部。有趣的是,在这一部作品中有非常多的曾经的作品的元素,或者称之为彩蛋在其中。森见也在作品后记中提到了这一点。

回想起来, 2013 年距离森见的处女作太阳之塔(2003)发布已经 10 年了。或许森见在这部作品中添加这些元素是为了纪念一下曾经的作品。

这部作品可以说是森见作品中无厘头程度最高的。但是其叙述方式依然贯彻着森见流畅紧凑的原则,整个故事从头到尾仿佛发生在一个周末(但是事实上好像确实是发生在一个周末)。同样,作品处处也展现出森见式的有趣。

作品背景虽然是有大学研究院的元素,但是整体与校园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点不同于《四叠半》和《春宵苦短》。

整个故事围绕着被来回折腾的懒汉:小和田君。在一个周末的两天内被卷入各种各样事件,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其故事前后有伏笔,多条叙事线串行,整体一气呵成。依然佩服森见整理故事脉络的能力。

其主题依然是从废柴大学生出发,强调生活中的“小冒险”与参与精神,同时也认可“人,生而懒惰”的本性。总之,读完之后会让人有一种生活的参与感,对对待身边各种小事情的态度有所启发。


笔者我进行大冒险的地方、仅限于电影院的座位之中。放映伊始,主人公陷入危机情况,使得观众手捏一把汗,随后谜之每年登场,说出谜语一般的台词,主人公转动敏锐的头脑摆脱危机。在观众松出一口气的瞬间,突然发生爆炸:汽车从桥上翻落、寻宝地图被夺去、美女也被夺去。随后再将美女抢回来……

这一系列事件的最后,以美女和主人公接吻作为休止符。有了这类千篇一律的作品——也就是所谓的冒险动作戏——就够了。大冒险只要交给银幕便好。

有这么一句话:“嗤笑小冒险的人会被小冒险弄哭。”

生活中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冒险,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电影中一样从大冒险中存活下来,所以说大冒险交给银幕是个不错的决定。

生活中尽是各种小冒险,小到赶一次 DDL、准备一次 Date、跑到一个陌生城市旅游……,这些冒险依然充满乐趣。就像感人的故事不一定需要生离死别,充满激情的生活也不一定要大起大落。关注身边的各种小冒险,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跌宕起伏但圆满收尾。

“呐,你听过‘滚石不生苔’这句话吗?”

“听过。”

“嗯,就是这么回事。能明白吧?”

“多生些苔,手感就变柔软了。”

“喂喂,你又不是地藏石像。”恩田前辈叹了口气,“对吧?对我们来说,冒险是必须的。不能稀里糊涂地任凭时光流走。人生可不是光靠一个劲儿认真工作就能得到回报的。”

“没那回事,认真是最重要的。”

小和田君嘟囔道:“恩田前辈说的这些,都是从所长那里现学现卖的理论吧。”

“就算是现学现卖,可是要知道,所长起码人生阅历要比我们丰富。”

“阅历和真理有什么关系吗?”

“不可理喻!”

两个亮点:1. 人生可不是光靠一个劲儿认真工作就能得到回报的;2. 阅历和真理有什么关系。

恩田前辈这里似乎是诡辩,不过不管是不是回报的问题,生活中有很多经历、有很多乐趣是不做一些小冒险体验不到的。每天宅在一处安逸稳定倒是容易凭时光流走。

至于阅历和真理。“我吃的盐比你走过的桥还多。”这种感觉?(大概就是 D-K Effect)

“糟糕的休息,会加深疲劳。”

所长和在报告会上发言时一样,用食指贴住了高翘的鼻尖。如此一来,所长个人的感觉,就像是正在嘲笑愚昧人类的未来机器人。

“很多人都觉得,只要稀里糊涂的解决掉工作就可以休息了。可实际上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停下来休息,而是保持一种正确的节奏,不断向前。就像金枪鱼一样,只要不断游动,就一定可以冲破疲劳,到达新的境界。这就是秘诀。所以我才不会疲劳。”

“真辛苦。”

把工作变成生活的一部分。似乎是大家的福报。

当我对比在家和在学校的睡眠时间时深有感触。在学校三年的习惯养成下,我已经可以做到每天睡觉 7h 而保证全天没有瞌睡。但是在家就懒到每天 8 - 9h 的睡眠还会疲乏。

在学校,每天的学习以正确的节奏充斥生活,不断向前,所以不会疲劳。在家有各种有趣的事情等着我去做,然后一些重要的事情被赶到了 DDL,满心抗拒但是不得不做,这样的循环搞得身心具乏。

“你对待工作很热心,在学习上也是,这一点我认同。可是在私生活方面呢?是不是有必要以充实自己的私生活为出发点、好好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人生?”

“我可不想听所长说这些难懂的话。”

“所长我的话之于你,就如同茄子花之于茄子,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字千金。如果不趁着年轻多玩一玩,老了之后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变态的举动。男人只有在年轻时尽情释放精力,才有可能成为像我这么优秀的大叔。”

“所长您很优秀这点上我倒没有什么异议……”

希望老了之后不要成为变态。

“为什么仅仅是去了南方的岛屿就能长出肌肉呢?”玉川小姐问道。

“小和田啊,您想得太天真了。”

“是啊,小和田君。光是这样是不会长出肌肉的。”

“各位,听我说,破坏他人幻想的人,会被马一脚踢死。”

破坏他人幻想的人,会被怎么着?(问答)

十年前,因为年轻气盛而犯下错误,不得已出走京都的津田先生决定,“既然如此就浪迹天涯吧”。于是便开始不停地辗转,不给苔藓留出一丝生长的机会。就这样,他游历于日本各地。

“滚石不生苔藓”。行动力强的家伙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总有无尽的精力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读书学习或者是游历四方。这些都是令人羡慕的生活状态。

“小和田君,是个石头人。”桃木小姐说,“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奈良等地的巨石,或是普通路边的地藏石像一样。在他身上,时间有着不同寻常的流逝方式。”

我,我在家也觉得在我身上时间流逝的非常快。

多年如一日不为时间所动的人也非常令人佩服。

“都给我老实点!”

嘭嘭假面点燃了从斗篷之下取出的“臭极了佛香”。据笔者我所知,这种佛香,是嘭嘭假面在中京区某处秘密基地中,眼含泪水研制而成的防身武器。它所发出的恶臭,甚至可以让人看到自己人生的走马灯——要知道这种走马灯通常只有在死前才会出现。

我第一次了解到因为臭味而亮起的人生走马灯还是因为去年的冬枣配香蕉的事情。不得不说森见里面的无厘头遍布各个细节,有谁想到把佛香改造成极臭还作为武器使用。

自此,他们产生了一种思想:“幸福是一种有限资源。”

根据他们的论点,社会全员所拥有的幸福总值基本上是不变的。也就是说,这是一场抢夺有限资源的站战争。A 的不幸会使得 B 获得幸福,反之亦然。他们由此得出了结论,自己迟迟不能迎来幸福的学生生活,肯定是因为某些人正在享受着过分的幸福,这就叫做“幸福垄断状态”。为了让自己获得幸福,务必使某些人陷入不幸。

基于这个原理,大日本沉淀党的党员们循环往复地做起恶作剧,企图借此创造出些微的不幸。将别人的自行车乱绳困到电线杆上,往公寓的信箱中丢入昆虫,两侧夹击在鸭川边谈情说爱的男女。他们深信这么做,就能够提升自己活得幸福的概率。

说来也巧,我也有过这种想法,但是我的想法不同于,我认为的幸福总量是对于一个人来说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在前一阵子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情,那么为了保证幸福总量不变,这个人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有很大概率会遇到好事情。

总感觉这个观点是可以被统计学以科普的方式解释的,不过要纠缠其中的道理就到哲学领域了。姑且先用这个原理来安慰自己。那么我也来成立大中华沉淀党,专注于将自己表现得很不幸,来提升自己之后获得幸福的概率。

“我为什么会迷路迷得那么严重呢?”

“是宵山的原因吧。宵山时期总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是《宵山万花镜》的彩蛋。宵山期间确实会有好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但请还保持淡定,见到宵山大人记得打招呼。

明年的七月份我一定要去京都看宵山。

“比在欺骗自己。因为你害怕。你其实很想奔赴未知的世界,想冒险,想讴歌人生。你一定是这么想的。绝对是这样。我懂的。”

“不对,完全不对。”

“所谓人类,是不会了解自己真正追求的是什么的。真实的你正想要踏出新的一步,所以你现在才会感到纠结。”

为什么有种传销的感觉。

懒汉就是懒汉,我就是不想奔赴未知的世界、不想冒险、不想讴歌人生。不过如果但凡有一点念头,或许会被卡在踏出的第一步,纠结自己真正追求的什么不如先四处试一试,找个试错成本低的时间段,了解自己。

暑假,总是长得让人不相信有终点。所谓暑假,就是每天都在避暑休假。那时总感觉,一个月的时间简直长的荒谬,不可思议。在如今的自己看来,一个月就像是四份套餐,只要重复经过四次周末便结束了。至于套餐中的工作日,则只要一边挂念着周末一边工作就好。如此一来一个月也不过是转瞬之间。而这样循环往复十二次,一年就结束了。就在这样的年复一年之间,自己的二十岁也结束了。随后是三十岁、四十岁……当然,前提是能活到那时候。

小的时候的寒暑假确实让人有种长的没有终点的感觉,和小学同学开学再见面有种多年未见的陌生感。总感觉假期里可以做无穷无尽的事情,拥有漫无止境的八月。

已经过去的时间总显得很快,明年夏季就要毕业了,这么一看大学四年也不过是转瞬之间,没有循环往复。

这时,一群身着红色浴衣的女孩从小和田君眼前飘过。明明附近一片繁华,可唯独在她们周围,有种万籁俱寂的感觉。走在队尾的那位女孩向小和田君的方向看了一眼。总觉得她的面孔在哪里见过。

是《宵山万花镜》中的宵山大人。“万籁俱寂”这个描写实在是很传神,写出了我心中宵山大人应有的感觉。

两人在下鸭幽水庄解救完嘭嘭假面之后,先是去了恩田前辈大学时的研究所,与一位被称作淀川教授的人畅谈了一番;……

伴随着飞舞的火花,警示灯开始闪烁,照亮了贴在机器下部的一个黑色铭牌。铭牌上刻着“夷川工厂”。

这里是《有顶天家族》的彩蛋,淀川教授和夷川工厂都是该作品中的元素。突然很好奇在这场故事里有多少参与其中狸猫。

所谓“星期六俱乐部”,由七个人组成。成立的目的,就是在每月中选出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聚在一起吃野猪肉火锅。

所以说星期六俱乐部才是正统俱乐部,星期五俱乐部是歪门邪道创建的!(并不,实际上还有星期一俱乐部、星期二俱乐部……)原作这一部分描写的很有趣。

由于此事事关重大,所以我再重复一遍。我们需要的是一颗包容之心。擦亮眼睛吧。如今,一条维系着全人类的伟大纽带,正展现在我们眼前:无论是谁,困了的时候都会睡觉。

懒汉无罪,在今后的生活中,可以懒的时候还是继续懒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