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流水账

我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更新过网站了,原因就是我实在忙于准备开学的各种事情。


9 月 2 日,我终于来到了位于 KAIST 周边的住处,开始了为期 14 天的隔离。为了这趟飞机,秋季学期入学的大家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加上旅途中对安全的担心,各种大大小小的突发情况,组成了一次印象深刻的开学。

大概七月初的时候,我们开始准备开学的事情,期间的事务主要是租房、体检、公证、机票和签证。


由于疫情,我们对于能否开学一直保持怀疑,大概七月初的时候,学校还没有发出关于开学的官方通知,大家都有些慌了,毕竟先不说准备签证,机票也不等人。

等来等去,学校终于在七月上旬发出了通知,内容概括来说就是:秋季所有课程全部 Online,学校不鼓励返校,但是如果你有合理理由,可以自行准备返校。

这个通知口气很官方,可以达到免责和暗示可以返校的目的。至于合理的理由,对于本科生来说可能需要一些条件,但是对于 Master 来说研究本身就是返校的理由。给老板发了邮件,让他帮我转发一个邮件给学校说明返校的必要性,之后就可以着手准备返校的其他要求了。

这里需要提一下签证的问题,想要申请留学签,就需要学校的入学证明。只有做好其他返校准备,学校才给发入学证明。


所以这时候返校主要准备两件事:体检和租房。

先说租房,目前疫情下,入境韩国需要 14 天隔离,但是好在韩政府允许居家隔离,只需要完全独立居住即可,也就是说不能有公用部分,比如厕所、厨房之类。

租房这件事想着简单,但是操作起来问题很多,尤其是和韩国房东交流。房东年龄大多比较大,也因此他们的英语水平不是特别好,有时候只能求助会韩语的师兄来帮忙。除此之外,不少房东并不愿意将住房用于隔离。还有长租短租的考虑,因为隔离结束之后可以申请学校宿舍,便宜又安全。

找租房也没有太多的途径,找韩国比较大的租房平台,比如 Dabang,一个一个筛选。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韩国大学院周边的租房,因为大多是给学生准备的,房间布置几乎是按照一个模板安置出来的。固有的家具都是床、桌椅、衣柜、电磁炉、洗衣机、厕所这几件,房间面积大多是 20 平方米到 40 平方米(这里的平方米是按照韩国标准来的,换算成中国的平方米标准会小很多),比较大的房间会有阳台。

价格方面,上面这样配置的房间月租大概在 200k KRW 到 400k KRW 左右,约 1.2k CNY 到 2.4k CNY,包含网络电气(有的也不含电气),一般不含燃气,因为公寓里面大多不通燃气。大田不算特别大的城市,这个价格也算比较便宜。

租房之后还要签合同,因为需要验房和实体合同,只能求助已经在学校的师兄帮忙跑一趟。签字好之后扫描发给学校。


租房的同时也要准备体检。中国大陆这边有规定,如果在境外居住超一年,需要办理国际旅行健康证明,就是俗称的“小红本”。本来这东西不怎么检查,但是我去体检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因为疫情,小红本检查变严格了,推荐保险起见还是做了。

另外 KAIST 给了一张健康诊断书需要填写,主要是流行病的检测,有肺结核的皮试或者胸透,还有常见流行病的抗体检测。大多是和小红本的检测重叠的,所以直接做一个小红本就可以填完整个表。

出境体检结果大概一周出,拿到表之后和租房合同一起扫描给学校,过了两天学校给发过来了入学证明,可以办签证了。


等一下,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机票还没买。实际上,在七月份的时候,从大陆出发的航班一直到十月份已经被预定满了。而且价格是平常时段的四倍左右,大概是 4k CNY 到 5k CNY 不等。看来从大陆走似乎是行不通了,港澳台只有澳门可以通行,搜索了一下九月初还有航班余量,价格大概是 1.7k CNY,趁现在赶紧买了。


好了,有机票作 Deadline,办理签证也有动力。

去年去 POSTECH 交换的时候办过一次留学签,流程和材料不算很复杂。但是由于疫情,今年签证要求有一些变化,最主要的是多了核酸检测。这个核酸检测还不是 7 日内,而是 48 小时,也就是说从拿到核酸检测报告起,48 小时之内要把签证材料送到大使馆才行。

我的户籍地在河南,属于驻武汉领事区,理应在驻武汉领事馆办,但是它因为疫情关了,河南被分配给了驻青岛领区。

由于实在不想跑青岛一趟,我打算找个旅行社代办。但是在我材料马上准备好的时候,驻武汉领事馆开了,而且开放当天河南籍人员就不能在驻青岛领事馆办理了。

本来想着不过是换一个领事馆,影响应该不大。结果发现不同领事馆的文件要求不同,而且互不相认,导致我不少材料需要重新弄。

在此期间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麻烦。韩国每年会评估本地的学校,列出一个非法滞留率低于 1% 的学校名单,去这些学校留学的学生可以免去包括资产证明的一些材料。

和秋季一同开学的同学聊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今年 KAIST 居然不在 List 里面,这样我们就需要额外准备很多材料,还要面临拒签的风险。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也不太清楚,只能照着签证要求来准备。


最后卡着核酸检测的时间把材料递交了,签证的事情终于过去了。这期间也夹杂着学校杂七杂八的事情,其中最麻烦的是公证了。

按照学校要求,所有入学的国际学生需要将自己的学位证和成绩单进行 Apostiile 认证,适用于签署 Apostiile 公约的国家或者地区。但是非常可惜的是中国大陆并不在 Apostiile 公约里面,所以我们只能选择通过韩国大使馆进行公证。

认证流程可以概括为:公证 → 外事办认证 → 韩国大使馆认证 三个步骤。公证会查验学位证和成绩单的真实性并进行翻译,外事办认证会查验翻译与文件涉外合法性,之后交予大使馆认证。公证处和外事办不属于一个部分,所以需要分开办理。整个流程要 14 天左右,要在开学前拿到。


终于凑齐了所有需要的材料,到了出发的时候。

我们选择的路线是从珠海入境澳门,从澳门坐真航空到仁川机场入境,再由韩国 KTX 转至大田。选择澳门出发的原因是在当时从大陆出发的机票已经被订完了,可以转机的地方并不多,而且大多绕太远。澳门可以持机票过境,所以就选择从这里出发。

在珠海与同学汇合之后就去澳门海关。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当晚我们所坐的飞机上几乎都是留学生,因为从澳门出发的其他航班几乎都停了,所以在海关处持机票过境的也都是这些人,大家凑一起非常热闹。

当晚出现了红色雷暴预警,好在及时消退,没有耽误航班。

在飞机上也没怎么休息好,担心第二天在机场的情况。我们备好了防护服、护目镜还有基本的酒精和口罩,在下飞机的第一时间穿上。

幸运的是,我们的航班落地时间是当地的早上 6:30,与其他航班错开时间较大。我们到海关的时候没有人,由于飞机上的学生都是来自大陆的,所以在机场相对比较安全。

入境检疫要先安装一个 APP 用于隔离期间的监控与体温上报,之后要给在韩国的监护人打电话确认(找师兄帮了忙),最后填表申报,检查一圈之后才放行过境。

过境之后拿行李,去往大田要坐 KTX。有工作人员安排大巴从机场送到 KTX 光明站,列车上专门分出了几节防疫车厢用于接送入境人员,座位分散,每两排一个人,比较安全。

到达大田站之后下来就有工作人员进行消毒和填写表格,之后派大巴把我们送到了住所。第二天再去做核酸检测。

学校在我们来之前会送一箱基本生活用品在门口,包括洁具、纸巾、口罩等,还有一个电热锅还有一些吃的,够撑过两三天的量。

第二天做过核酸检测之后,居委会(?)还会再送来一大箱吃的和消毒用具,量还不少。

然后就到了我现在的状态,把前几天落的课补一补,写作业等隔离结束。然后就可以去学校和实验室报道了,真期待解放的那一天。


现在想来整个开学的过程也不过如此,按部就班地来,但是回想起当时折腾时候的心态就又觉得这是一个辛苦的过程。为自己折腾的时候也会觉得累,只是过去之后的快乐是真切地。还有家人的帮助、朋友的支持,不管怎样,这都是一次难忘的开学。